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爲民不悔討論-第181章 木已成舟閲讀


爲民不悔
小說推薦爲民不悔为民不悔
办公室里,夏云杰送走了秦霜之后,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以他前世从商的经验,现在已经几乎可以百分之百地确定,那个顾旭文就是个骗子——彻头彻尾的骗子。
但是无奈的是,自己却完全拿不出证据来。
而且这种事情,也轮不上自己一个乡镇级别的领导说话。
之前自己已经给梁书记提过醒,也让厚桥镇将这个顾老板拒之门外了。
可自己要是再给县委郑书记、姜县长打电话警示的话,就有些太过了。
一个最浅显的道理,人家县委书记、县长这样的大领导,还要你一个副科级干部来教不成?
事实上,梁书记之前都已经提醒过自己了,让自己不要再去碰这件事。
理由很简单,人家顾旭文又没有在你们厚桥镇投资建厂。
你一个镇党委副书记盯着人家不放,其他乡镇的干部是会有话说的。
忠厚一点的干部,会觉得你多事儿。
要是不那么忠厚的,怕是就会有其他想法了。
现在厚桥镇的发展势头这么好,你梁庆发和夏云杰是不是不想让兄弟乡镇赶上你们啊?
因此,这件事情夏云杰自己可以关注。
但是到处去嚷嚷,就太不理智了。
而且这个顾旭文行骗的手段实在不一般,每一步都算得十分精准。
就说他这个可行性报告吧,就十分具有欺骗性。
双手按在太阳穴揉了揉,夏云杰最后也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叮铃铃”的电话声响起,夏云杰没怎么多想,顺手就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端,很快响起了赵子菁的声音。
“云杰书记,是云杰书记吧?”
赵子菁柔和的声音,让人听着很舒服。
“是我,子菁乡长。”
夏云杰应了一声道。
听到是他,赵子菁的声音就更欢快了。
“云杰书记,你答应我的事儿没有忘记吧?”
赵子菁笑盈盈地开声道,“咱们四平乡的几个桑蚕养殖户,可是就在我办公室呢。您这儿什么时候安排王厂长过来考察一下,能不能给我个准信儿?”
赵子菁这话说完之后,夏云杰就恍然地唔了一声。
昨天从宜州市回来的路上,赵子菁就和自己以及杨晴梅,聊过她们乡的养殖户加盟厚桥镇桑蚕养殖公司的事儿。
当然了,说是加盟,其实用投靠这个字更贴切一些。
这两年,桑蚕养殖在周边省份渐渐形成了产业规模。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爲民不悔 起點-第181章 木已成舟展示
过去零敲碎打的个体户,渐渐被成规模的养殖工厂所淘汰。
厚桥镇的桑蚕养殖户,要不是有夏云杰指点迷津,怕是也差不多湮没在了这股洪流之下。
赵子菁想要帮自家四平乡的养殖户说项,加入到厚桥镇这家新兴的养殖公司,其实不是什么稀奇事儿。
事实上,在见过了宜州市供销社社长李政对自己的态度之后,夏云杰就猜到了她会有这个提议。
官场之中,互相借势的情况实在太普遍了,夏云杰当然不会因此就疏远了赵子菁
相反,对方能这么快想到帮自家乡里的养殖户们寻找出路,夏云杰还是很认可的。
至少,这位赵副乡长是个肯干事儿的实干派。
今天接到赵子菁的电话,夏云杰也很是爽快。
他应和着说道:“子菁乡长,王经理那边,我待会儿就打电话约一下时间。你放心,我答应过的事情,通常还是作数的。”
听了这话,电话那端的赵子菁不禁一阵莞尔。
“这可是云杰书记你说的哦,我可当真了!”
毫无疑问,这副赵副乡长在与人沟通方面还是很有水平的。
她这么一说,无形之中让自己和夏云杰之间的关系拉近了不少。
又寒暄了几句之后,赵子菁赫然也提到了顾旭文和宏达硫磺厂的立项。
“云杰书记,你听说了吧?”
赵子菁有些无奈地说道,“那位顾老板的宏达硫磺厂,今天已经正式立项了。”
夏云杰愣了一下,旋即发声问道:“已经立项了吗?不是昨天刚出项目计划书吗?”
赵子菁闻言,很快做出了解释。
“本来应该还要几天的,但是这位顾老板财大气粗,投资金额太大,县里特事特办。上午常委会刚过,县计划局就通过了方案……”
听到这里,夏云杰不禁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哎,不说了!”
没有得到夏云杰的回应,赵子菁就猜到对方也在郁闷之中。
她勉强笑道:“也不用想太多,说不定咱们都看错了这位顾老板呢?是吧!”
夏云杰嗯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他这边刚刚挂断电话,手机就突兀地响了。
夏云杰面无表情地拿起手机,按下了接通的按键。
下一刻,秦霜的声音随之传来。
“夏书记,县计划局刚刚立项批复了。批文中说,硫磺厂是利用我县丰富的硫磺矿资源、发展资源型经济的有效途径,该项目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社会经济效益都十分显著,因此原则同意你厂的投资方案……”
电话那端的秦霜应该是刚刚拿到批文,在逐字逐句地读呢。
“另外,县计划局的批文中还说了,该项目属污染型企业,为此项目实施后,要加强对环境的保护工作等等。”
“县经贸局那边,也同一时间下文,任命顾旭文为‘宏达硫磺厂厂长’……”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爲民不悔 起點-第181章 木已成舟鑒賞
听着秦霜的讲述,夏云杰的心情十分沉重。
不过他也知道,项目正式批复之后,自己现在就不好随便质疑什么了。
一旦被别有用心的人指摘出来,就有质疑、隐射领导之嫌。
深深吐了口气,夏云杰试着慢慢平复了情绪。
毫无疑问,顾旭文和“宏达硫磺厂”的批复,自己是阻止不了了。
后续,也只能静观其变。
但是有一点,这个顾旭文如果想要继续行骗的话,那他的这第一笔资金就必须要到位。
否则的话,他这个厂根本没办法把架子给搭建起来。
而自己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盯住顾旭文和宏达硫磺厂资金的动向。
这方面,秦霜的父亲应该能帮上一点忙。
思忖至此,夏云杰就轻轻握了握拳头。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