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御獸進化商 起點-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夜傾月眼中的凝重和擔憂分享


御獸進化商
小說推薦御獸進化商御兽进化商
此时站在海岛上空,直视太阳的血朔,白凤,蓝莲三人心情就如同是做过山车般大起大落。
起落间别说是血朔,就连蓝莲和白凤都觉得心脏要从嗓子眼里吐出来了。
如果说这世间有什么比与所爱的人天人永隔更让人痛苦。
那么想必这种痛苦绝对要数骨肉分离之痛。
与所爱的人天人永隔的痛血朔尝过了,至今午夜梦回血朔依然总能梦到玉晷。
而现在的血朔还没能从与所爱的人天人永隔的痛苦中走出来,刚刚又在大起大落间硬生生的承受了几次苦肉分离之痛。
血朔无论如何也不想自己刚刚才确认还活着的孩子。
就那么死在了觉醒血脉的过程中。
玉晷曾经和血朔说过天晷玉蛛血脉的特殊之处。
这也是血朔在知道自己的女儿还活着,正在觉醒天晷玉蛛血脉时没有自我了断的原因。
血朔在觉醒了天晷玉蛛血脉后实力和蓝莲,白凤比确实要差一筹。
不过血朔要是自己想死,蓝莲和白凤想要拦是拦不住的。
血朔经历过天晷玉蛛血脉的觉醒,和自己孩子体内同样是猩红捕鸟蛛和天晷玉蛛的血脉。
这个时候自己若是在孩子身边,绝对能够做出最适合的引导。
在关键时刻血朔甚至可以牺牲自己,将天晷玉蛛血脉中属于热那一部分的血脉献祭给自己的孩子。
这样虽然自己会死,并且自己的孩子也因为天晷玉蛛的光与热血脉融合影响潜力。
但是最起码自己的女儿能够好好的活下去。
从烈日降下九道太匹链到后来的降下百道太阳匹链,血朔感受到了一次次的无能为力和揪心动魄。
在这个过程中血朔仿佛有重温了几次日晷去世时的那种心情。
正是因为刚刚的揪心,现在看到与太阳并肩而立的双月。
血朔才会发自内心的对月后如此感激。
血朔不待白凤和蓝莲说话,直接将手搭在蓝莲和白凤的肩膀上说道。
“蓝莲白凤,我们赶路吧。”
“用最短的时间赶到辉耀,我等不及要见到她了。”
血朔的话一开始说的很坚决,可在说道“她”时血朔的声音停顿了片刻。
作为父亲,血朔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
想到这,血朔的声音低沉了下来。
“你们说那孩子从出生到现在的觉醒血脉,之间不知道受了多少的苦。”
“他会不会怪我一直没有找他,让他一直流落在外,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
“现在他会不会恨我?”
蓝莲和白凤听到血朔的话,竟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血朔想的确实是一个问题。
那孩子什么都不知道,从小可能连父母的概念都没有。
因为血脉的冲突钻石阶之前身体还会相对比较孱弱,撑到如今不知道历经了多少劫难的。
现在血朔突然到了那孩子跟前,说是那孩子的父亲。
那孩子真的会接受血朔吗?
血朔对那孩子有感情,可是那孩子面对血朔和面对一个陌生人有什么区别。
虽然蓝莲和白凤心中这么想,但这种话蓝莲和白凤却不能对白凤说。
血朔的心情刚刚平静下来,现在把这话说给血朔不等于是要了血朔的命吗!
最终蓝莲轻声开口说道。
“血朔,亲情这种东西是根据血脉与生俱来的。”
“不论之前怎样,接触过后你对她的感情如何她是能够感受到的。”
放倒狂傲老公:娶我,你配吗?
“到时我和白凤会一起对她讲他有一个多期待他降生,为了他将血脉硬生生一分为二的妈妈。”
“也会对她讲她的爸爸知道他还活着时有多么的欣喜若狂。”
“血朔,既然老天让你能够亲人相见,岁月定然不会薄待了你俩。”
说到这蓝莲停顿了一下,有些忌惮的看了一眼天上的双月才继续开口说道。
“辉耀的月后实力竟然高到了这种程度,真不知道那紫色的月亮到底为何物!“
“眼下既然是月后保下了小情,小情在辉耀便不会受到什么危险。”
“血朔你放心,等到了辉耀时我们一起去见月后,顺便也看看圣哭近来好不好。”
血朔闻言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说话。
血朔和蓝莲白凤施展实力,全速朝着辉耀联邦前进。
放弃了原本扫掉路途中塔典秘密基地的计划。
月后用月华匹链纠缠住了太阳匹链,等于救了自己的孩子的命。
如果到了辉耀联邦后确定自己的孩子还活着,血朔愿意做任何事来报答月后的恩情。
哪怕月后让自己做的事会威胁到自己的生命,血朔也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不过比起死亡,血朔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活下去。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这样才可以用余生去陪伴在那个小家伙身旁。
让那个小家伙哪怕没有了母亲,依旧可以感受到不输于其他任何灵物拥有的亲情。
在血朔的无言中,烈日降下的太阳匹链一直没有中断。
辉耀联邦王都,镇灵之地。
那道在风中不停摇晃的铁索桥上,正立着一名黑色衣裙,脸带面纱的女子。
女子的双眸看在天空中的两轮月亮上,眼神中满是凝重和关切。
还有内敛着一丝无法隐藏的忧色。
女子周身气息涌动,在女子周身的气息涌动间,天空有那么一瞬间暗了下来。
仿佛白昼在瞬间转化成了寂寂长夜一般。
就在这时,女子身旁传来了一道有些凝重的声音。
“司首大人,刚刚听惊涛城那边传来的消息。”
“少宫主和林远一同前往惊涛城外一处岛屿不知道要做什么,少宫主那边没和老刘他们说明情况。”
“老刘从少宫主话里的意思猜出,少宫主可能是和林远去那海岛上收取什么东西。”
“结果后来惊涛城外的远海处出现异变,掀起的巨浪直接威胁到了惊涛城的安全。”
“惊涛城的城卫前去查看情况,被人挡了回来。”
“听惊涛卫卫长的描述,老刘能够确定挡住惊涛卫卫长的人是顾恩。”
话说到这,左鸣看了看夜倾月脸上的神色才继续说道。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