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六百九十三章 其實幾隻羊也沒什麼讀書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堂屋门口,
老人有些佝着腰,紧跟着走出了堂屋门。
直起些腰,望着那一边说着,一边跑远了的中年人,又渐再低下头,看向门边那只中年人提来的公鸡。
沉默着,再站了站脚,老人将还攥在手里的那沓整齐理着,有些发皱的些零钱,重新揣回了兜里,
转回身,抓起那只公鸡,重新走进了堂屋里,将堂屋门再虚掩了下。
……
“……老俞,徐家二娃提了只鸡过来啊?”
桌旁,同廉歌说着话的老农已经停下话声,抬起头,同老人说了声,
“……也是徐家屋里的心意,老俞你们老两口平日里也帮着村子里不少。艾大姐这身体不好了,老徐家提点什么过来看望,也是应该的。老俞你就别往心里去,收着就是了,改天看给艾大姐,把这鸡炖了,补补身子也好。”
老农看着老人的模样,再出声说了句。
老人听着,有些沉默着,摇了摇头,
“……你们先坐,我去把这鸡先关进圈里。”
老人说了声,挪着脚,再朝着屋后走去。
……
“……老俞他老伴,重新醒过来过后,也不说话,就颤巍巍的,手颤着,伸手拉住了老俞,用眼睛望着老俞。”
“……然后,就那么伸出另只手,擦了擦老俞的眼睛……老俞一下子就哭了……把他老伴给搂在了怀里……哭得厉害……”
老人走进了后屋里过后,老农转过头,对着廉歌再出声说道。
说着话,老农再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没再能说下去,抬着头,望了望堂屋旁边间紧闭着门的卧室,又再低下头,有些沉默。
听着老农的叙说,廉歌没出声说什么,转过视线,看了眼堂屋旁边那间卧室,停顿了下目光,再转回了视线,望向了屋外,
屋里,有些安静下来,只有些寒风透过屋门缝隙,轻轻晃动着屋门。
……
“……那会儿在这屋里,陪着老俞的,来帮忙的村里人,看到艾大姐醒过来了,先是惊了下,反应过来了,也为老俞和艾大姐高兴……”
沉默了会儿,老农再出声接着说了下去,
“……不过,艾大姐虽然是醒了过来,不过身体却不见什么好转,还是和先前那样,那么虚弱,说话都有些费劲,还是只能躺在床上……”
说着话,老农再沉默了下,接着说了下去,
“……老俞和艾大姐两口子,从小就在一块长大,大了,两个人就结了婚,这么多年了,也没小孩,就两个人相依为命,到现在得有好几十年了……”
这时候,屋后,渐又再响起脚步声,老农渐又再止住了声。
老人佝偻着腰,再重新走回到了堂屋里,桌旁,
“……让你们久等了。”
再站了站脚,老人在先前凳子上,重新坐了下来。
“老俞……”
老农转过了身,看着老人,唤了声,似乎想说些什么,只是又渐止住了声,停顿了下来,
“……刚刚我跟这位先生往回走的时候,一路上,遇到些村子里的人,都听到有人在说,最近村子里羊死得邪门的事儿……见到我就问我,让我给想想办法……”
老农转回了头,手里还捧着那杯茶水,出声说着,
旁边,老人坐在凳子上,佝着腰,有些沉默着。
微光时 追忆Recall
“……以前啊,村子里遇到事儿了,都是老俞你给想办法,有你在,村子里再有什么事儿,就像是有个主心骨似的,也不会慌……”
老农说着,脸上露出些笑容,
“……说起来啊,也就是现在了。以前啊,村子里穷得连人都养不活,别说喂羊了,连人都没得吃……要不是老俞你一点点想法子,村里别说各家各户养羊了,说不定都还在挨饿呢……其实几只羊也没什么……家家户户现在也不指望了那一两只羊过日子了,就是遇上这事情了,村子里人做点什么事情都总挂念着……”
“……今早上,我从地里回来,就听屋里老婆子讲,说老陈家儿子过来,他想把屋里只羊,学着老程,也拖去镇上卖了,问我屋里两只羊要不要也一起带去卖了……不过村子里,就老陈家儿子想把羊卖了,他也是怕招惹上什么……我跟老婆子说,等他牵着羊想去镇上卖的时候,跟他讲,我屋里把他羊买下来就是了,免得他还多跑一趟……不过,我和这位先生从屋里出来的时候,也没见老陈家儿子牵着羊出来……”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我屋里还剩下两只羊呢……”
老农说着,廉歌身前桌上的杯子里,老农手里捧着的茶杯上,热气升腾着,渺渺萦绕着。
旁边,老人坐着,佝偻着身子,沉默着,低着头,越加低了些,
“老俞……你要是需要的话……”
老农转过了头,看向了老人,出声说着,
老人将头越埋越低,似乎有些不敢去看老农,
老农也渐渐止住了声,没再说下去,
“……老俞……这两天,艾大姐怎么样了?”
老农再唤了声,紧跟着,又再停顿了下,只是转过头,望着堂屋旁边那卧室,出声再问道,
“……和前些时候,差不多。”
老人沉默了下,渐再抬起了头,望了望那紧闭着门的卧室,出声应了句。
“……要不,让这位先生,给艾大姐看看吧。”
老农说着话,再看向了廉歌,
闻声,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这老农和这老人,没说什么,
老农见状,这才接着,转回头,对着老人继续说了起来,
“……这位先生是位有真本事,有大法力的有道真修,老俞,让这位先生给艾大姐看看吧。”
老农说着,看着老人。
老人闻声,转过头,望了望廉歌,又再有些沉默下来,
看着这老农和沉默着的老人,廉歌也没出声说什么。
屋里,再有些安静下来。
……
“……咚!”
“……铃铃……铃铃……”
就在这时候,那紧闭着屋门的卧室里,先是响起道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又再响起阵类似风铃,铃铛摇晃时的声音。
闻声,廉歌转过了视线,朝着那屋里看了眼,
而那沉默着的老人听到那声音响起的同时,便站起了身,朝着那卧室屋走了过去。
“……你们先坐下,我回下卧室里……”
老人佝偻着身子,快步走到了那我卧室门前,
打开了卧室门,走了进去过后,又再虚掩上了卧室屋门。
……
武神风暴
堂屋里,
廉歌看了眼那虚掩着屋门的卧室,再收回了目光。
随着阵阵清风,那屋里些话语声在廉歌耳边响着,
“……怎么了,是渴了吗,还是身体有些麻了,需要翻下身……”
“……外面,外面是来了位先生吗……”
老人有些着急,关切的声音,和个老太太虚弱着,费力着的声音相继响起。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