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xm4火熱連載小說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笔趣-第五百零五章 螣蛇膽與螣蛇甲熱推-8nbsd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小說推薦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师娘,我真是正人君子
螣蛇?
这名字好像林平之之前在度娘上看过。
似乎是一种凶兽。
没想到这个世界竟然存在。
差点就要化蛟了。
不过系统竟然让自己吞吃螣蛇胆……
这个让林平之有些犹豫。
宁中则看着螣蛇的尸体,眼中满是惊愕。
她望向林平之,就跟看怪物一样。
“平儿,你怎么做到的?”
宁中则有些呆滞地问道。
听着宁中则的问题,林平之无奈笑了笑。
自己杀了那么多人的灵魂,全部释放出去了。
不然,他真的不知道怎么才能杀死螣蛇。
这可是自己最强攻击的一招。
原本还打算以后留着用。
“运气好。”
林平之笑了笑。
他不知道该怎么给宁中则解释灵魂的存在。
宁中则倒是对林平之的话没有怀疑。
这么大的螣蛇,防御那么惊人。
她本来以为林平之能打退它,已经很厉害了。
现在没想到却能杀了这螣蛇。
“平儿真厉害。”
宁中则笑着说道,她突然发现林平之竟然这么勇猛。
再想到先前两人的行为,一时间,宁中则成了氼。
她贴到林平之的身上。
林平之有些疲乏。
他扶着宁中则,轻声说道。
“师娘,等一下,我还有事儿。”
林平之轻声说道。
宁中则听着林平之这样说,虽然有些委屈,但是也体谅着林平之。
林平之望了望天。
现在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
他提着泣血鬼刃,走到螣蛇的尸体边上。
地上全是螣蛇的鳞片。
螣蛇的竖瞳此时已经变得灰白。
走到另一边,林平之将泣血鬼刃刺进螣蛇的肚子。
“呲啦!”
将螣蛇的肚子破开。
许多粘液流了出来。
随着螣蛇死去。
这些粘液也失去了毒性。
而且没有鳞片的保护,螣蛇的肚子便很容易破开。
蛇胆的样子,林平之是有见过图片的。
只是面前的螣蛇胆,有些太大了。
简直有林平之的脑袋那么大。
流的林平之满手都是。
宁中则看着林平之这样,不由愣了一下。
“平儿,你要吃蛇胆?”宁中则问道。
蛇胆的效用,江湖中人都知道。
那是大补之物。
售价很高。
只是林平之手上拿着的那颗蛇胆,却让宁中则惊讶不已。
我有一支星际舰队
她见过的蛇胆也不少。
可是这么大的蛇胆,怎么吃?
林平之苦笑着朝着宁中则看去。
“是啊,师娘。”林平之看着手上湿漉漉的蛇胆,有些恶心。
如果不是系统的要求。
他是真的不想吃这蛇胆。
“平儿,那蛇胆太大了,你得吸进去。”宁中则提示道。
林平之平时也没吃过这玩意儿。
听到宁中则这么说。
林平之闭着眼,准备按照宁中则的方法,吸进去。
当他凑近的时候,却没有蛇胆该有的腥味。
反而还带着淡淡的清香。
“哧溜。”
林平之一吸。
整颗巨大的蛇胆直接被林平之吞入腹中,就跟吃果冻一样。
而且味道,似乎还不错。
林平之还有些意犹未尽。
可是蛇胆就那一颗。
“叮,恭喜宿主完成支线任务:吞吃螣蛇胆,获得奖励:螣蛇甲。”
系统声音一落。
林平之就发现螣蛇尸体边上的鳞片逐渐消失。
而他的身上,似乎有了些变化。
螣蛇的鳞片,竟然出现在他的身上。
只不过,它是隐形的。
从脑海中的记忆中,林平之得知。
这就是螣蛇甲。
螣蛇甲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而且还不像那些金钟罩铁布衫一样有命门。
它直接将林平之全身都包裹在其中。
林平之心中欣喜不已。
有螣蛇甲在。
最起码普通的刀剑,已经不能对自己产生伤害。
想想先前螣蛇的防御,就知道有多可怕。
虽然螣蛇甲比不上螣蛇的防御。
至少,现在林平之的护体方面,已经有了一定的保障。
宁中则也注意到螣蛇的鳞片都消失了。
她惊讶地走到林平之的身边。
“平儿你看。”她指着地上,“那些鳞片都消失了。”
林平之没有应声。
此刻,他的体内似乎一道火在灼烧。
“难道蛇胆有毒?”
林平之心中震惊。
可是他明明炼化了莽古朱蛤。
就算是毒,也不会对自己起作用啊!
蛇性本淫。
林平之吞吃了螣蛇的蛇胆。
虽然不是毒。
但是其中的淫,却直接激发!
此时大林子已经醒来。
林平之发现自己如果不将这股火给发泄,很有可能会爆体而亡。
宁中则原本还在想为什么林平之没回答自己。
她朝着林平之看去时。
却见到林平之的目光,似乎充满了火。
“平儿。”
宁中则有些担心地喊道。
可林平之却二话不说,直接将宁中则搂了过去。
只要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黄蓉是这样。
宁中则,自然也如此。
林平之搂着宁中则,轻轻贴在宁中则的耳边。
“师娘,你成了氼啊。”
宁中则目光中闪过羞意。
但是她却没有拒绝。
校花的冷王爷 楼兰墨璃
如果是仪琳她们,肯定会羞涩不已。
可是宁中则巴不得。
怎么会假装害羞呢。
“所以,平儿你要做什么?”宁中则反问道。
林平之此时哪里还能崩得住。
宁中则躺在平台上。
对于接下来大数字不允许描绘的事情。
她有期许,有紧张,也有担心。
“师娘,平儿这就试试你是不是深不可测。”林平之笑着说道。
宁中则先是愣了一下
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
“平儿,论武功我可算不上深不可测,别的嘛,就得你自己试试才行。”
宁中则眨着美目望着林平之,眼中还带着些许挑逗。
这话在林平之的脑海中犹如一道雷轰一般。
他直接丧失了思考能力。
此处省略17K不允许描绘的情景一万字。
或许是吞吃了螣蛇胆的原因。
今天的林平之,变得比以前还要厉害许多。
饶是宁中则这个年纪,也有些吃不消。
在这一刻,她深刻怀疑。
什么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耒井土不的田。
不管是谁,被林平之烎菿奣,也会吃不消!
宁中则感觉自己以前三十多年,似乎白活。
一夜就这样过去。
当太阳升起的那一刻。
似乎他有些不好意思,直接又躲到云里去了。
而在悬空的平台上。
林平之竟然还在烎。
宁中则只有浅浅的意识。
“平儿……”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