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pqh优美都市小說 一品梟雄 皖南牛二-第389章 耐力和持久力熱推-hloio


一品梟雄
小說推薦一品梟雄一品枭雄
“那是我天天锻炼,那跟你一样啊。”
我说了句,心里却在想,肯定是龙珠的关系,我现在不仅仅是力量变大了,身体各方面的素质也提升了许多,比如说耐力和持久力!
身上背着二十多公斤的登上设备,连续不断的爬了一个多小时,还能够如此气定神闲,就连部队的兵王都不一定做得道。
爬山可是十分消耗体力的。
“哎哟,反正我是不成了。”
我丢给他一块压缩巧克力,和一瓶功能饮料,“先补充一点体力。”
山顶的平台上,的确有不少帐篷,而且能够听到一些极为压抑的生意。
这些人,胆子还真大。
甚至有些人为了远离人群,居住在了森林之中,那声音就更大了。
“他娘的,这些人真的是太荒唐了。”
“行了,快吃,那里那么多的废话。”
我说了句,凭借记忆快速的走到南边,这边有一片密集的森林,而且这边还竖了一块提示牌:“禁地,游客勿入。”
这一块的确没有什么人,最近的帐篷也有十几米远。
我在上山前再一次查了凤凰山的资料,这边属于王侯村本地村民的自留地,也就是祖地,不允许外人进入。
而且为了吓唬这些胆大的游客,还说这边是被诅咒的地方,除了这一块地方,其他的地方都没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都不往这边来的缘故。
这样倒是省了不少力气,最起码不用怕被人发现。
“大哥,你看那边,树林里好像有动静!”
“你能不能正经一点,靠,人家在躲猫猫,关你屁事啊?”
“哦!”
风小毅委屈道:“等以后我找了女朋友,也要来这里躲猫猫!”
这小子脑子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好好的探险,硬是把我说的想入非非。
不过也是,这些人也真是的,大晚上的玩捉迷藏的游戏,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走进密林之后,里面就彻底黑了,我们拿出矿灯戴在头上,在密集的树林间行走。
这里面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毒蛇,所以走起来都格外小心。
我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凌晨两点,大概五点天就亮了,我们只有三个小时的时间。
五点之前,我们必须上去,否则很容易被人看到悬崖上挂着两个蜘蛛侠。
这里可是悬挂面,人家的祖地,这要是被人当成盗墓贼,真的要命的。
而且这里是上山,逃都没地方逃。
前进了几十米,前面传来呼啸的风声和白净的月光,我知道马上就要到边上了。
穿过树林,眼前是一个不算太大的平台,平台上还有一个小吊机。
“靠,原来是个吊机,我还以为是人站在这里呢,吓我一跳。”
风小毅说道。
“这个吊机都严重腐朽了,应该是以前他们安放悬棺时候留下来的,我查了资料,他们为了安全,每年也会定期的去修检。”
首先悬棺是一大特色,也是一个大亮点,有这一点,就能够保证这边的游客源不会断。
所以他们不会允许悬棺断裂。
这一面巨岩壁一共有三百多悬棺,是目前国内最大的悬棺地之一。
拿出专业攀登的绳子和装备,一人找了一颗大树将绳索绑紧,然后身形快速的下滑。
让我惊喜的是,这面岩壁上有岩钉,应该是检修队员留下来的,这样一来,就不用重复打钉,也避免了被发现了风险。
我们把头上的矿灯熄了,因为太亮眼了,真是多亏了天上的月亮,岩壁反光看的也很清晰,就是山间的风很大,吹得我们左右摇摆。
“靠,风真大啊!”
风小毅刚张开嘴,风就往嘴里灌。
“小心点,一定要稳住。”
我说了句,放慢了下滑的速度。
凤凰山最高的地方有一千三百多米。
南面悬棺也有一千一百多米,这意味着我们到悬挂在五百米左右的高空中作业。
要是换一个恐高的人,肯定得吓尿了。
风吹的我脸上生疼,低头一看,下面漆黑一片,但是那一根根延伸出来的木桩让人心里也有些发毛。
谁都知道,木桩上面摆放着棺材。
这些木棺天天风吹日晒,又被雨淋,有一些早就腐朽了,谁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
下滑了十几分钟,我们看到了一口棺材,这棺材应该是近几十年放的,还比较新,但是盖子已经裂开了,里面黑洞洞的。
一股腐臭的味道从里面逸散出来,差点没给我熏吐了。
“卧槽,真是难闻。”
风小毅叫了起来。
没有理会他,我继续下降,现在所在的位置大概是九百米处,也就意味着我已经下降了两百米左右。
还有三百米。
这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又花了十几分钟,我们来到了半山腰。
周围密密麻麻的都是腐朽的棺木,里面还可以看到没有彻底腐朽的尸骨。
这里是一处凹陷之地,里面的棺木都有几百年了,保存的还挺好的。
“大哥,看不清楚啊,黑漆漆的!”
风小毅抓住一根木桩说道。
我拿出随身的小手电筒,在这里面仔细的搜寻起来。
没搜寻一会儿,我就会关上手电筒。
“大哥,没有啊,这里全都是棺木,也没有机关啊!”
“别着急,我们进去看看!”
觉醒——不朽的灵魂 刘短袖
这里没有岩钉,看来检修的人员害怕危险,也不敢悬挂着打岩钉,上面的石头很脆,打进去很容易崩碎。
我在头顶摸索,好不容易找到一块坚硬的石壁,摸出腰间的小锤子和岩钉,一下一下的敲了进去。
风小毅也学着我打岩钉。
几分钟后,我们两个打好了岩钉,朝着里面摸索过去。
没有借力处,我们就抓住木桩,有一些棺木早就风化了,直接和尸骨来了个近距离接触,最可怕的是干尸。
我只能小声的说道:“对不起,打扰你们安息了,多有得罪,请勿见怪。”
风小毅那厮嘴里也说个不停,声音都有些颤抖,我知道,他心里也害怕。
或者说没人不害怕。
生根半夜,凌晨两三点钟,在山间飘荡,谁不怕啊?
“现在是人睡得最沉的时候,我们尽快查找。”
过了三点,上了年纪的人,陆续就会醒来了,要是被发现,那就真的有的玩了。
小手电刁在嘴里,我们两个仔细的搜寻起来,不放过任何角落。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